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录音和舞蹈磕磕绊绊都结束后,终于到了拍摄mv的那天。
    先分开拍摄每个人的单独part,第二天再拍需要合体的镜头,纪樱桃是第一天最后一个拍摄的成员,她傍晚从公司练习室出发到摄影棚,这时进度刚好到她的上一位春晓,她在化妆室整理好妆发后坐着无所事事。
    金发的丽贝卡刚换回私服,举着一个小型相机进来了。
    “这里是化妆室哦,wuli樱桃在等待拍摄呢,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纪樱桃穿着一件缀有闪片的无袖翻领Polo衫,露出一截白皙的细腰。
    头发在耳朵上面扎成两个小鼓包下面分别延伸出一条麻花辫垂到锁骨处,两个小发包上别着可爱的粉丝蝴蝶结,Mv的妆容格外闪,眼下涂了一大片人鱼姬色闪粉,让她很是灵动可爱。
    “哈喽,大家好!”说完她朝着镜头做了一个装可爱的鬼脸。
    “今天来录mv了,丽贝卡姐姐这身,哇哦!”她特意递话题让镜头转回丽贝卡身上,自己面对没有互动台本的镜头有点口拙,不知道该说啥。
    丽贝卡笑着收回镜头,她身上穿着低胸吊带,露出胸前一大片皮肤,走路时晃晃荡荡很引人注意,纪樱桃不免怀疑穿着这身能正常跳舞吗?
    算了,反正导演是蔺星晖,他要求那么高,影响到拍摄效果说不定当场换衣服,自己瞎操心什么。
    熬到接近十二点工作人员终于通知轮到纪樱桃拍了。
    她裹着小毯子到了现场,棚里布置了一个小型足球场,让她假装啦啦队拍了几个镜头,纪樱桃发挥得很好,几乎全是一条过,喇叭里导演声音嘶哑赞不绝口。
    一听就不是蔺星晖,他难道放鸽子了?
    这个场景很快结束后她回等候室换了第二身衣服——一条和丽贝卡如出一辙的纯白吊带裙,她饱满的乳肉鼓鼓囊囊地露出一大半,服装师递给她时还顺手给了她两个一次性乳贴。
    这效果比丽贝卡有过之而无不及,纪樱桃的胸和自己纤细的身形相比本就有些过于丰满了,失去内衣之后走起路来晃得甚至有些疼。
    换了一个布景拍,这回工作人员让她躺倒一个巨型花篮里,大型摄像机怼着她的脸拍了好久的特写镜头。
    后半夜的纪樱桃躺得都险些直接睡着,这时监视器里传出熟悉的声音:
    “卡——换个姿势,把旁边的花拿起来。”
    蔺星晖来了?纪樱桃边假装闻花香边想,连着摇臂的摄像机黑洞洞的镜头一下子怼到了她的脸边,她连忙投入情绪表情管理随着歌曲对嘴型。
    第二个场景明显比啦啦队慢了很多,蔺星晖要求奇多又繁琐,有些时候她明明觉得自己几次表现没什么不同,蔺星晖就是要来来回回拍,在几条一模一样的视频里选一个他满意的,纪樱桃甚至都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公报私仇故意折磨她。
    凌晨两点半终于结束第二个场景拍摄的纪樱桃可以说是饥寒交迫,她换了件水手服到第叁个拍摄点发现导演不是蔺星晖时长长舒了口气。
    果然,这一次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副导演还夸她表情有灵气以后可以考虑接戏拍,还顺利和李女士交换了工作微信。
    凌晨四点的夜晚静谧无声,纪樱桃一出门就看见蔺星晖的车安静地停在夜色里,像是在等人,她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是想和她谈谈。
    于是她顶着助理奇怪的眼神说自己有人接,小跑着过去拉开车门连忙坐了进去。
    蔺星晖一手搭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烟没抽,一段时间不见头发有些长了,莫名有种忧郁的氛围。
    纪樱桃和他短暂的相处时间里从来没见他抽过烟,她从他的朋友圈内容也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忧郁,自己累死累活准备回归,他满世界乱跑做极限运动。
    所以她推测他现在这副样子很可能是故意摆拍。
    “找我什么事?”纪樱桃开门见山,颇有一种发达后面对自己曾经的“糟糠夫”的既视感。
    蔺星晖看她,上挑的双眼被额前的发丝遮掉一些,但仍然能看清他看自己时极亮的眸子。过了好几秒他才开口:
    “那天我们的谈话我回家想了想,之前确实是我一厢情愿了,想跟你道歉。”
    蔺星晖陡然放低的态度让纪樱桃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她假笑了一下说:“没关系,我也有问题,没跟你说清楚。”
    事情是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么一副握手言和的场景的纪樱桃也不是很清楚,她直觉蔺星晖深更半夜把她找出来不可能为了这么点事。
    果然,他深呼吸了两下说:
    “我可以接受从炮友开始做起。”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甚至透露着几分可怜:
    “如果你不介意我还喜欢着你的话。”
    ————————
    蔺导:我可以用爱感化她(含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